http://www.jiayin-jp.com

他说: 有归国留学生向我抱怨

  据中国官方最近的统计数字说,中国自从1978年以来的20多 年中向海外派出了近40万名留学生,远远超过1872年到1978年近百年中派出的留学生人数总和(13万人),但归国的中国留学生只有14万人。

  这仅仅是公派留学生,还不包括人数要大得多的自费留学生、出国经商的国际倒爷、非法偷渡的所谓人蛇以及其 他通过各种途径出国的八仙过海者。

  当然,中国官方更为担忧的似乎还是高技术人才的流失。每年中国人大政协两会都有人痛陈此事对中国发展的危害之 巨。一位科技界的政协委员无奈地指出,中国精英学府清华 大学的电子系,其绝大多数毕业生都在美国,以至于他们同窗聚会的最佳地点不是中国,而是美国硅谷。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繁荣以及相形之下的美国经济步入衰退,尤其是美国硅谷不断传来大幅度裁员的噩耗,近些年来逐渐有一些在海外学有所成的中国人返回中国,寻求更好的发展。

  对待这些人,中国传媒有个称呼:海归派(也就是海外归来派),以与在中国国内接受教育的本土派相对照。

  这自然是雅称,中国民间对这两类人则不太客气,戏称他们 为海龟派(大概是取谐音)和土鳖派。

  不知道这一次海归的人数到底有多少,但多年来一直感叹 北大、清华等中国名校成了美国大学预科班的中国传媒自 然为之雀跃,《北京青年报》的一篇报道甚至这样做标题:《回国潮初见端倪,海龟派结队登陆》。

  一时间,中国大陆的传媒和民间充斥着什么海龟 登陆中国硅谷、海龟抢滩中国股市、海龟占领中国互联网业的报道或传言。

  中国政府也频频为吸引海归派制定优惠的法规,中国国内的大学、科研机构和高科技公司更是以高薪、要职、大房等 优惠条件招聘海归派人士。

  更有甚者,台湾《工商时报》认为,中国大陆的海归派目前除了遍布大陆学术界和企业界之外,如今也在北京官场中日渐崭露头角,逐步取代过去的留苏派。该报还举出了中国入世谈判代表龙永图、中国国台办副主任周明伟等进入政界的海归派代表人物。

  台湾行政院大员会前副主委林中斌甚至预测,今秋中共十六大之后,中国大陆部长级的官员中,应该就会出现海归派。他认为,过去,留学生彻底改变了台湾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制度,台湾以前走过的路,也会在中国出现。

  最玄乎的是,林中斌预言说,大概在2030年左右,中国最高领导人也有可能是海归派,甚至可能与美国总统是同窗。他绘声绘色地描述说:那时,访美的中国最高领导人 与美国总统举行完高峰会后,两人来到了美国总统的书房,坐在火炉旁边,开始谈论起了当年两人在学校中点点滴滴的往事。

  但一位笔名为京东山人的中国网民却对海归派掌控中国大陆政坛的可能性持怀疑态度。 ([光明观察专稿]京东山人:“海归派”,能否振华兴邦?--从送政府官员到哈佛深造说起02-01-24)

  京东山人认为,海归派吃洋面包过多,对中国国情体会不深,所以难以在中国政坛成大气候。

  他引经据典地说:想当年,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是不折 不扣的海归派,但险些葬送了中国的革命。最好还是 本土成长起来的,没有留洋背景的力挽狂澜,拯救中 国红色革命于既倒。

  一时间,中国大陆的传媒又充斥着这样的标题:《海归人 才为何水土不服》、《 海归派激情遭遇碰撞》、《狮 子不再大开口,海龟自我大降薪》。

  曾经认为海归派有望逐渐掌控中共政坛的台湾《工商时报》后来也报道说,现在有些海归派人士在求职纯属科 技、金融等行业的公司时也开始频频吃闭门羹。谈到造成 这一现象的原因,该报指出,中国经济近来也受国际不景气 的影响,导致大陆企业意图节省工薪开支;另外,部分海归派人士傲慢、奢侈,引起了同事的反感。

  《香港商报》一篇报道的标题更耸人听闻:《海归派成为中国股市下跌的替罪羊》。在中国大陆,还有人撰文把中国 互联网业的不景气归咎于海归派的不了解中国国情,死搬洋人模式。

  还好,稍微令海归派感到安慰的是,中国总理朱槠基最近 为海归派撑了一下腰,他说: 有归国留学生向我抱怨, 我们这些海归派现在被戏称为海龟派,但这无伤大雅,我不但支持他们,而且祖国需要更多的海归派。

  谈到海归派受攻击的原因,包括英国《金融时报》在内的 一些中国境外传媒引述一些政治观察家的看法说,适值中共 最高领导层即将改朝换代之际,打击海归派的言论背后另 有政治目的,因为海归派通常与中共财经部门中力图推动 中国改革的官员有联系。

  不管这场风波背后是否有政治动因,留洋派和本土派的冲突 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历史中的一个老话题,用美国著名政 治学者亨廷顿的话说,这其实是所有落后国家试图赶超西方 过程中所共同面临的一个话题。

  确实,如果你熟悉了一百多年来中国现代化的坎坎坷坷,你也就不会奇怪近来海归派在中国的浮浮沉沉了。——BBC中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