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iayin-jp.com

而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

  作为一家成立20余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在全国62个城市有150多家门店。据悉,目前韦博英语在北京、上海、成都等主要城市的多家分店已关门,受影响学员数千人,涉及退费金额或近亿元。

  此外,据传大量学员被韦博英语诱导,从广发银行、招联金融、百度有钱花等机构申请了数万元的培训贷。如今,培训机构倒闭,学员面临无法退费,但又要偿还金融机构贷款的困境。

  曾经深受英语爱好者欢迎的韦博英语,在其21岁时被网上曝出北京以及全国多地线下门店出现关门潮,大批学员正在办理退款手续。

  9月28日,一位自称是“有良心的韦博英语员工”贴出公告称,韦博英语北京公司将宣布破产,北京各中心已以装修或系统升级的名义停止运营,学员会员费与员工工资均无处追讨。图片来源:网络

  10月7日,韦博英语成都三个校区也传出停业消息,校区员工同样被拖欠数月工资。除了北京、成都,上海门店也存在类似情况。据悉,目前上海总部已有大批员工离职,上海校区也有多个中心停课,已经交费的学员自发成立了聊天群,要求退费。

  而在淘宝教育发布的2018年教育行业双11战报中,韦博旗舰店还入围了2018年教育行业TOP3商家,单日成交额超千万元。

  据统计,学员应退学费超过总学费金额过半,且约高达七成学员是以消费贷款分期方式缴纳学费,人均分期贷款金额超过2万元,涉及提供消费信贷的银行、互联网公司及消费金融公司,包括浦发银行、京东数科、招联消费金融、百度度小满金融等。

  受关店潮影响的不仅是学员,为数不少的韦博英语的工作人员也被拖欠两至三个月,乃至更久的工资。

  其实,像很多教育机构一样,韦博英语也“热衷”于扩张。2006年,韦博英语进入广州,而到了2013年,在广州已经有7家分校,该机构课程顾问涂晶晶对媒体介绍称,在7家分校中,第一家分校到第二家,期间经过了一两年时间,反而是最近一两年新开得比较多。

  除了开店和做营销,韦博英语的创始人们还开拓了几十家公司,这些都需要资金支持。

  企查查显示,韦博英语创始人、韦博教育集团CEO高卫宇旗下关联92家企业。其中,高卫宇在上海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上海韦博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北京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成都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等66家企业担任法人代表。图片来源:企查查

  而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高卫宇本人关联风险多达83条,不乏其担任法人的无锡世纪韦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

  另外,上海韦博教育培训有限公司于2015年推出了产品“韦博英语”,上海韦博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则由上海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认缴1000万元人民币100%控股。换句话说,上海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是韦博英语的实际资方。

  而企查查显示,成立于1996年的上海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有9条自身风险,80条周边风险。图片来源:企查查

  此外多家旗下控股公司,也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因登记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等原因,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图片来源:企查查

  根据企查查风险监控报告,12日上午短短4小时内,上海韦博文化交流公司连续撤资4家公司。再者据悉,韦博英语大部分机构从2015年开始就处于亏损状态,目前韦博账户已经所剩无几。

  值得关注的是,多名韦博英语前员工提及,韦博英语旗下开心豆业务并未受此次风波影响,员工工资一直正常拨付。

  据报道指出,高卫宇曾表示,“开心豆部分将进行独立融资,并于融资完成后补发工资”。但早前开心豆曾对外宣称,已与韦博英语脱离关系。并且据天眼查显示,开心豆公司主体已于2019年9月17日,由“上海韦博开心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世纪开心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图片来源:企查查

  企查查显示,开心豆成立于2016年。但据多名内部人士指出,其实开心豆成立于2012年,最早以事业部形式存在;2016年分离出韦博英语。2019年9月底之前,开心豆一直与韦博英语在同一栋大楼内办公。直至9月底陆续搬离总部,转移至上海市汇鑫国际办公。

  但根据内部员工爆料,在韦博的OA系统中,开心豆仍与韦博英语并列存在。此前的“脱离关系”一说,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CEO高卫宇曾参股轻轻家教创始人刘常科所办公司,如今该公司处于“吊销,未注销”的状态。

  董事长翁庆彪则是凯泰资本背后的资方之一,其人在凯泰睿德投资比例为3.55%。更有意思的是,翁庆彪还担任“杭州头蓝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虽然投资比例未知,但头蓝资产对外投资仅有1例,即是泛文娱圈内大名鼎鼎的“头头是道投资基金”。该基金发起人之一、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的“吴晓波频道”,也刚刚折戟于跟全通教育的“忽悠式”重组案中。

  10月12日凌晨,韦博英语创始人兼CEO高卫宇发表致员工信,描述了韦博英语目前面临的危机。

  信中指出,韦博自创办至今20年,今年8月前从来没有拖欠任何一名员工工资。但原本的融资计划因韦博英语板块业绩持续恶化,以及近期各类负面舆情影响不断被推迟,带来资金链断裂,无力履行当初的承诺。

  高卫宇称,目前,韦博英语已和上海EF达成一致,对方愿意接受韦博英语成人学员和青少学员。此外,昂立少儿、朗阁、启德教育也在洽谈合作中。同时,韦博的中外老师各方也愿意优先安排面试和录用。

  高卫宇承诺,公司将开具欠薪证明,并且将在未来有能力时补发薪资。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对于涉事的信贷服务商而言,目前也面临着尴尬的处境。“学员还款要不要暂停?”这是核心矛盾所在。

  浦发银行已有所行动。一位在浦发银行借贷的学员表示,“接到浦发银行电话,会暂时冻结我的分期付款,后续由浦发和韦博英语再协商。”

  招联消费金融对韦博英语事件做了情况说明,称“将积极督促并协助韦博英语对与其有关学员进行妥善处理、全力协助客户维护客户合法权益”。百度旗下度小满金融也回应称,“已为相关用户提供了一系列的援助,如为相关用户免除所有息费;成立了专门的团队,协助用户维权;为用户提供必要的法律援助等。”不过,也有银行称,“无论持卡人购买商品的时候选择全额支付还是分期,银行都是在交易发生的当下全额支付给了商家。银行为双方的交易提供金融服务,而非担保服务。”这也意味着,相当一部分金融机构的态度明确:金融机构与学员是独立的借贷关系,支持学员向韦博英语维权,但是学员需要正常还贷。

  有律师认为,除了风控不严的现象外,这些资金方在提供教育分期服务可能存在一定违规情况。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出发点是有利于规避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高额学费后跑路的等风险事件。

  然而,韦博英语的学费分期贷款产品设计规则中并未完全按此履行,一家北京的消费金融机构风控总监告诉记者,“资金方涌进这块市场,韦博英语作为头部的培训机构,线年的分期,你不愿意放款,还有其资金方。”

  曾踩雷长租公寓的一家消费金融公司高管对于上述行业现象作出反思,他表示,我们当时对行业里深挖产品这一块,光考虑C端的风险,没考虑B端的风险,我们最大的教训是:消费金融要去做场景就离不开监管,不光是金融的监管,还有“场景”的监管方”(云掌财经综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